鱼与鱼

【多CP主龙杀】可别辜负好时光 一

很久没动笔,基本没文笔,有OOC

单元剧类型,每个故事一个CP,龙杀为主线(其实基本算无差)

设定有借鉴蝴蝶SEBA的里世界(这个作者的书都可好看了)

以下正文

奇怪的咖啡厅

七月份的帝都,热气侵袭着每一个角落,就算在空调房里也还是能感觉到外面汹涌的 热潮。

陈玘很不情愿地从自己的小公寓出来,锁门的时候撇了一眼对面。

放暑假后不久,马龙就跟着家长回东北老家避暑了,刚上高一的马龙课业还不算重,大概会在老家待一段时间再回来。

微微叹了口气,陈玘转身走向电梯,龙仔一家回老家就不能去找他蹭饭了,这段时间得好好找个吃饭的地方了,被马龙家的伙食养得嘴刁的陈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。

到楼下打了辆车,给司机报了目的地陈玘就开始低头沉迷手机游戏。到了地方司机催了好几次都没让他抬起头来,一直到这局游戏打完才下了车。

陈玘下了车又溜达了一会儿,站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胡同前。

“大力什么时候能换个进去的方式啊,我都撞了好几次头了。”陈玘嘟囔梁上还是认命闭上了眼睛,迈进了胡同。

虽然已经走过很多了次了,但视觉被剥夺还是让他有些不安,心里默念“北二东五南三……”。迈完最后一步,陈玘已经站在了一个咖啡厅前。

“大力,森哥,我来啦。”

陈玘跟这里的渊源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。

有天晚上陈玘跟宿舍的哥们去吃饭,本来想着哥几个吃完晚饭再去KTV续摊的,没想到刚结了账就有两个人因为学校里活动的事被叫回了学校。陈玘的学校是六人间,一下子走了两个,剩下的人也没了兴趣,又聊了一会儿就打算回去了。

陈玘却不打算跟舍友一起回宿舍。他家里家境不错,父亲调回老家前公司曾分配给他一套房子,虽然离学校不算很近,但乘地铁十分方便,陈玘到了北京来上大学父母就把一直租出去的小公寓收了回来,交给了陈玘,全家来北京看他的时候也有个落脚的地方。

从地铁站到家就五分钟的路程,陈玘走了快一年,对这条路已经是十分熟悉了,今天却觉得跟平常有些不一样,并不是什么具体的东西改变了,而是气氛变了,陈玘的第六感一向准确,他有些紧张了。

进了小区的大门,陈玘松了口气,但他没能安心多久,走到楼下的时候陈玘突然站住了,不知道今晚是不是该回家。

他看到了鬼。

陈玘从小就能看到这些一般人看不到的“东西”,这是他心底里的一个秘密,至今为止只告诉了一个人,连父母都没说。陈玘因为这个能力吃了不少苦头,为了避免麻烦,通常他都装看不见,尽量不引起“这些人”的注意。

但陈玘又是个正义感极强的人,他的能力轻易帮他感受到了门外“那些人”的恶念,而且门里那个单独抵抗的人马上就要顶不住了。

纠结半晌,陈玘还是冲了上去,挥拳打飞了门外的两个,然后转身近了楼。

里面的“人”有些吃惊,“你的能力没有启蒙过,不该插手这种事的。”

“不管看你消失啊,少啰嗦,打都打了,现在怎么办?”

那人没看他,专注在门上写写画画,“再等一会儿应该就有人来了,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。”

“……你等的人靠谱吗,我一点都不想在这等死。”

“也是,”那人冷着张脸,也看不出什么情绪,他低头沉思的这一会儿,外面的两只又回来了,对着又撞又砸的,颇有些吓人。

“有个有点冒险的办法,要试试吗?”

陈玘正盯着门看,突然想起的声音把他吓得一蹦,心跳的有些急又强装没事,“什,什么方法,说来听听?”

“外面是两只精怪,能力不强,我给你的手臂画上符,你就能净化他们了。”

“你确定可行吗?”陈玘心里打着鼓,第一次见面的鬼说的话,该不该相信。

“只要你相信就可以,不然等人来也行。”面前的这个鬼比陈玘还矮一点,说话的时候微微仰着头看他。

陈玘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,咬牙同意了,“主动进攻总比被动防御要好,谁知道你等的那位什么时候来呢?”

这只鬼给陈玘画完符,在他冲出去之前又说“重点是不要害怕他们,精怪虽然弱小但对情绪的感觉很敏锐,他们会卡着这个时机进攻,另外弱点是……”

“弱点是肚子肚子肚子!我知道了,往手上画东西的时候你就说八百遍了!”

鬼拍了拍陈玘的肩膀,“气势挺不错的,”顿了顿又接着说,“小心一点,不行了就回来,你拖住他们的这段时间我也能加固一下防御。”

“好。”陈玘说完就一下子冲出去了,对着有些懵逼的精怪就是一拳,正中肚子。

没有陈玘想象中的特效出现,被打中的精怪被定住了,然后开始缩小,本来跟他身形差不多的精怪最后缩到比家里养的狗大不了多少。

“当心!”

沉浸在目睹神奇变化的冲击之中的陈玘,完全忘记了另外一只的存在,听见喊声才反应过来,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两圈才避开攻击,起身后一边随意向门的方向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,一边集中精神盯着剩下的那只精怪。

刚在在门里也盯着看了一会儿,现在没了玻璃的阻隔,陈玘看的更清楚了些,那精怪大体上有个人的轮廓,但身形却是一直变换着的,微妙的有些虫子蠕动的感觉。

陈玘连续躲了两次冲他扑过来的精怪,在它正在准备下一次攻击的时候,抓了个时间差,窜到了精怪的侧边,双手搂住了它,用力一勒,感觉到它已经定住的陈玘赶忙松了手,朝着门的方向退了几步,警惕地观察着。

看着它扭曲变形又缩小,陈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四下张望确认没有危险了,陈玘才转身回到门内。

“搞定了,本大侠是不是超级厉害!”

“恩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?”还在兴奋状态下的陈玘听到十分虚弱的声音才察觉这个鬼的不对劲。

“没什么大事,消耗过大了,”他低低地笑了几声,“这些东西都没办法抵抗了。”

“什……”后半句的声音低了下去,陈玘没听清,想追问的时候被对方径直打断了。

“我是闫森。”

“啊?”陈玘被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整得有点懵,大一一年不知道说过多少次的应对脱口而出,“你好,我是陈玘。”

“我现在的状态可能等不到他来了,你有没有符纸?”闫森说完又觉得太不可能,想改口问其他的,陈玘举着几张微黄的纸,抢先说“这样的?”

闫森接过来仔细瞧了瞧了,“相当基础简单的符,很古朴,你怎么会知道?”

“小时候有次跟家长去山里旅游,迷路了,遇到一个老爷爷,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那一沓第一张,还记住了其他几种图,其他的什么都忘记了。我就随便画画,偶、偶尔能帮点人吧。”

闫森暗暗惊讶,当然不是为了手里的这些基础的符,而是陈玘,在没有人引导修炼的情况下还能发挥出这样的能力,潜力不可小觑,要是有专人指导的话……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还是先解决了眼前的是要紧。

闫森从几张符纸里随便选了一张,剩下的还给了陈玘,“我现在需要先进入其中修整调理,你得帮我一下。”

“怎、怎么帮?”

“来,你拿着这张符,闭上眼睛默念我的名字。”

“这么简单就行?”

“恩,待会儿要是有人来找我你就把符交给他,顺便说一下发生了什么。来人很高很瘦,是个温和的人,麻烦你了。”

“好人做到底嘛,帮忙也要有始有终是不是。”

闫森两只手分别抓住了符纸的两个角,抬眼看向陈玘“我准备好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陈玘按照闫森说的步骤做完,再睁眼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闫森了。小心地收好符纸,陈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冷静下来之后发现,他并不知道该在哪里等闫森口中的“他”,站在原地等了十五分钟,并没有发现符合闫森描述的人。陈玘闲得站在原地抖腿,想着再等一会儿不来我就回去睡觉了。

“他”在陈玘回家之前到了,却不似闫森说的温和,而是带着浓烈的敌意愤怒。

陈玘还在思考怎么开口的时候,“他”先说话了,“你身上有闫森的气息。”

听到闫森的名字陈玘半确认了这位的身份,翻出之前的那张符纸,准备交给对方顺带解释过程之前,突然眼前一黑,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被人卡着脖子举了起来,符纸也已易主。

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对闫森动手?”

陈玘忙着跟剥夺他呼吸的手作斗争,不要说回答问题,基本的反应都有些迟钝了。

“他”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,手上渐渐收紧,但还是留了些余量,看到手上的人昏了过去就松了手,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,没再看向陈玘,而是转向了手里的符纸。

“阿森,阿森,你可以从里面出来吗?”叫了两声没有回应,“他”有些急躁了,来回走了两趟,像是没什么办法,最后又把视线放在了陈玘身上。

“他”走到陈玘身旁蹲了下来,正想给眼前的人吃点苦头,突然感觉到闫森的气息动了起来。

“阿森!你没事吧。”

“大力你来了,我没什么事,多亏了陈玘的帮忙,不然可能会……恩?他怎么了?”正说着话,闫森瞥到了躺在地上的陈玘,有些疑惑。

“是他帮了你?”被闫森称作大力的王励勤瞪大了眼睛,“我、我以为你被封在符里了,就先弄昏了他。”

闫森听完赶忙到了陈玘身边查看他的情况,仔细检查确认没事才放下心来,转头埋怨起了王励勤,“你连解释都没听?”

“你不见了,我很着急,怕你又出事,”王励勤低下了头,“这次是我不对,我鲁莽了。”

闫森听了心里一酸,“先别说这个了,我们先带他回家,等他醒过来再道谢加道歉如何?”

“好。”

“对了,把今晚这里的‘痕迹’消除了,不要引人注意。”

“恩。”

眨眼的功夫,刚才还在这里的三“人”已经消失不见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。

评论(3)

热度(17)